北京东泽达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东泽达科技有限公司 白富美看着自己的偶像,竟然穿着和我同款的地摊货,整个人都疯了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北京东泽达科技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北京东泽达科技有限公司 白富美看着自己的偶像,竟然穿着和我同款的地摊货,整个人都疯了

发布日期:2024-07-06 10:02    点击次数:192

白富美舍友轻视我的农村背景北京东泽达科技有限公司。

集结同伴对我加以冷落。

在寝室大声谈论她偶像的演唱会,气氛热闹。

旁人提及是否带上我一同前往。

她嗤之以鼻,“看她的打扮,一身都是廉价货。这种人去演唱会,真是掉价。”

之后,他的那位偶像穿着我从市场淘来的廉价货,

公开了我们的恋情。

1

一通与母亲的视频通话结束,我转过身,却发现我的室友苏令芎,那个向来挥金如土的名流千金,现正以一副嫌恶的表情凝视我。

“郑洽宜,你家是农村的?”她夸张地用双手掩住鼻尖,疑问中满是轻蔑。

我并未将我家的状况视为秘密,亦无须隐瞒。

于是,我点点头,承认道:“没错,我们家是养猪的。”

紧接着,我听到一声轻蔑的“啐”。

自那天开始,原本友好的室友氛围突然急转直下。

她们开始避我唯恐不及,我永远不会出现在她们的课堂座位预留中,宿舍集体行动时也总是将我排除在外,甚至小组任务时,她们会特意多找一个人来取代我。

似乎我的出身成了她们心中的疙瘩。

我并不打算默默忍受。

于是,某天课后,我拦住了她们,质问道:“你们到底在搞什么?”

苏令芎畏缩着,捏住鼻子后退,而她的跟班则如奴才般将她护在身后,仿佛接近我是一件多么令人作呕的事。

那跟班室友从头到脚打量我,皱着眉说:“住在农村还穿巴黎世家的T恤,我看你是地摊货吧,一眼就看得出是假货。”

苏令芎突然大笑起来:“郑洽宜,你要是真想买正品,我有门路,不过一件就得上万,你买得起吗?”

跟班室友立即满脸羡慕地附和道:“不愧是苏令芎姐,听说这件T恤是限量版的。”

我轻蔑地笑了。

原来她们开始对我的好感,仅仅是因为不确定我穿的是否正品,以为我家境富有,可以攀附。得知我家在农村后,她们便断定我一定在穿仿品,装阔。

可惜,我笑出了声,这引来了苏令芎的怒斥:“你笑什么?笑你自己买不起正版,却虚荣心作祟吗?”

我没有回应,只留给她们一个模棱两可的表情,便独自离开了。

那件T恤的确是限量版,也是正品,但并非我所购,而是品牌赠予。

2

自那日起,我仿佛在班级中变得不受欢迎,连个共进餐的伙伴都找不到。

我似乎一夜之间变成了瘟神,人们唯恐避之不及。

毫无疑问,这一切都是苏令芎在背后操纵。

她无非是收买人心或是施以威胁。

曾经,我还以为她是那个家境优渥却平易近人的大家闺秀。

毕竟在开学之初,她就给每个室友送了一支大牌口红作为见面礼,表现得既谦逊又和善。

我们都很喜欢她,觉得她既慷慨又亲切。

现在看来,这一切不过是她笼络人心的策略。

一旦遇到她瞧不起的人,她就开始孤立对方。

幸好我及时看清了她的真实面目。

3

突然有一天,苏令芎打破了宿舍的宁静,大声宣布要请大家去看偶像谢瑧的演唱会。

其他室友一听,兴奋地跳了起来。

只有一人注意到我安静地坐在角落,她带着恶意问道:“苏令芎姐,我们要带上那个养猪的吗?”随之而来的是阵阵讥笑。

显然,到了这一步,我才意识到贫穷者是如何备受艰辛,成了他人嘲笑的对象,甚至无端成为笑料。

苏令芎讥讽道:“穿的都是地摊货,带你去听哥哥的演唱会,岂不是丢人现眼?”

我没有言语,只是默默关闭了与某人的聊天框,起身去洗漱。

尽管我尽量不去招惹她们,麻烦却会主动找上门。

“像你这种穷人,就不应该和我们住一起,自己去跟班主任申请换个宿舍吧。”

苏令芎拉住我的衣角,打断我,随即像避瘟疫般迅速缩回手捂住口鼻,“不过像你这样的穷人,是怎么进这所学校的?”

苏令芎说的没错,这所学校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贵族大学,来的学生要么是天才,要么是花钱进来的。

按照她们的理解,我显然不会是那少数天才之一,那我肯定是砸钱进来的,他们很可能以为是我父母辛辛苦苦养猪才供我上学的。

不过我懒得解释,从小到大也没受过这种气。

我明白富家千金想进学校找门当户对的同学联谊,但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何要针对家境稍差的同学进行孤立霸凌。

于是我转过身,拨开她捂住口鼻的手,重重地甩开:“第一,这个宿舍不是你家开的,你无权赶我走。第二,有问题的是你们,我问心无愧。第三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但人若犯我……”

我故意没把话说完,只狠狠瞪了她一眼,独自去洗漱了。

她愣在原地,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反抗,一时间拉不下面子,便催促其他室友也赶紧洗漱。

4

终于等到了谢瑧演唱会这一刻,我早已在公开日期之前,手中便握有一张独一无二的VIP票。

票面上,我的秘密男友谢瑧亲笔签名,他故意用银色笔画龙点睛,还特意画了个大大的爱心图案。

然而,不幸的是,在前往演唱会的路上,我恰巧碰见了苏令芎和她的两个室友,她们排着长队,苏令芎精心打扮,身穿华美的礼服,旁边的室友则相对朴素。

我则是更加低调,一件巴黎最新款的白色T恤搭配黑色短裤,脚踩一双休闲洞洞鞋,两天未洗的头发藏在黑色棒球帽下。

其实,我对这个演唱会兴趣寥寥,人声鼎沸,太吵了。想听谢瑧唱歌,随时打电话,他总是乐此不疲地为我歌唱。

但此次不同,是谢瑧坚持要我出席,正好他的巡回演唱会路过我所在的城市,而且恰逢我们交往五周年纪念日。

“宝贝,穿得舒适点,别累着。”

“只要你来,哪怕穿得再朴素,我都不在乎。”

昨晚谢瑧在电话里的恳求还在耳边回荡,我不禁笑出声来。这个笑容似乎引起了苏令芎的注意。

她认出我后,我并未跟随她们排队入场,因为我有专属的通道,而这成为了她们嘲笑我的借口。

苏令芎还没开口,她的一个跟班便讥讽道:“郑洽宜,你也不必如此拼命吧,买不起票就干脆在门口听听。”

苏令芎假意阻止她:“别这样,大家都是同学,而且洽宜似乎也不是买不起票的人,要是真没钱,黄牛票也是有的,借钱的话,我可以帮她。”

我轻挑眉毛,觉得她们没完没了,如果我接话肯定要吃亏,于是转身欲离去。

不料苏令芎竟过来拉我,将我拽进队伍中,大声问道:“有没有多余的票想转让啊,我朋友想收一张。”

真有人回应:“真的吗?太好了,我昨天出的票,原本以为卖不出去了,我原价转让给你们吧。”

是一位娇小的粉丝,她递给我一张票,我连忙拒绝:“不不不,我其实已经有票了。”随后拿出了包中的VIP票。

我并不想让大家看到谢瑧那歪歪扭扭的签名,但面对那位满怀期待的粉丝,实在不好推辞。

苏令芎一把夺过票,满脸狐疑:“假的吧,VIP票哪来的偶像签名,再说,这么丑一看就是仿的,你这样进去不怕被笑话,买不起票就找些奇怪的借口。”

我拿回票,默默嘲笑了一下签名丑陋的谢瑧,再次向困惑的卖票粉丝道歉,然后毫不犹豫地走入了VIP通道。

不过,普通通道和VIP通道并不相邻,她们并不知道我真正的去向,可能以为我自觉没趣,自行离开了。

我也无暇多想。

5

谢瑧的演唱会如火如荼,全场几乎座无虚席,而在VIP席中,我也看到了不少行业大咖。

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我多年的闺蜜徐皎央?

看到她坐在我旁边,我惊讶地问:“你不是在国外吗,怎么回来了?”

“还能怎么样,小耀子让我回来陪你,说你难得看一次他的演唱会,要我给你助兴。”

看到她,我心中确实充满了惊喜。

我,徐皎央,谢瑧,我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,后来徐皎央随父母去了国外。

我和谢瑧在一起之后,徐皎央总是说要回国把我抢回去,这话已经说了五年,没想到她真的回来了。

我眼含热泪,感动得说不出话来,因为我们虽然久未相见,但每天都保持着联系,分享着彼此的生活点滴。

“感觉就像网友面基一样。”她笑着说。

6

谢瑧在台上唱了两个小时,我在台下和徐皎央玩了两个小时的金铲铲游戏。

他对于我来说,现场的气氛虽然热烈,但我更喜欢他在家,在我耳边轻轻唱歌的感觉。

然而,当演唱会接近尾声,他唱起了一首我从未听过的歌,我看着台上光芒四射的他,深情地弹唱着情歌,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一旁的徐皎央提醒我,快输了,别忘了出牌,我这才回过神来。

“这首歌我没听过。”我突然冒出一句话。

徐皎央一脸迷茫:“他有很多歌我都没听过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我严肃地说:“不,你不明白,他的新歌我总是第一个知道的,但这首情歌……”

在我分析之际,台上的谢瑧已经唱完了这首歌,灯光突然暗下来。

“这首歌,是我为我女朋友恋爱五周年准备的礼物,当然,不止这些。”谢瑧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,看到徐皎央一脸“我懂”的表情,我意识到大事不妙。

因为我要被公开了。

这并非儿戏,这意味着我可能会受到狗仔队的跟踪,女友粉的网络暴力,以及黑粉的攻击。

谢瑧没有注意到,我已经汗流浃背,他自顾自地告白:“我选择今天公开她,是因为我已经决定与她共度余生,希望大家能和我一起喜欢她。”

全场响起一片喧哗,有尖叫,有起哄,当然也有失望的声音。

灯光打在我身上,我被徐皎央推了起来。

“情侣装!原来嫂子也穿的是巴黎某家的限量版!”周围的人向我投来好奇的目光,而谢瑧则走向了我。

“你不是一直想念徐皎央吗?今天我把她带到你面前,让她见证我的求婚。”谢瑧眼中闪烁着光芒,全场唯一的两束光打在我们身上,周围是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谢瑧的脸离我越来越近,他放下话筒,在我耳边低声问道:“你愿意嫁给我吗,洽宜?”

我无需寻找苏令芎在哪里,都可以想象她此刻脸色铁青的模样。

当然,我更关心的是如何应对随后的媒体。

那晚,谢瑧自掏腰包给所有粉丝买单,并在社交媒体上感谢大家的见证。

7

谢瑧的粉丝们似乎对他的恋爱宣言反应平和,无损于他的声誉。但我这个“偶像绯闻女友”的情况就大不相同了。

然而,不幸的是,我的私生活很快被曝光。

其实,我虽生于农村,但那里已然现代化,交通四通八达。

我家是乡里的土豪,我爸妈早就购入大片土地,建起一栋豪宅,旁边的地皮则改造为养殖场。

那养殖场更像是一座现代化工厂,因为我们根本不必亲自劳作,我们的养猪方法科学高效,所以在猪肉行业我们堪称领军人物。

如今,我们也成立了公司,我这一辈正好经历了从土财主到新贵的转变。

因此,我自幼不缺物质关爱,只是家人带有乡土气息。

至于徐皎央和谢瑧,他们在城市中是著名的贵族后代,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,但徐皎央的性取向和谢瑧一样。

后来我进入了和他们相同的私立学校,两人都对我心生好感,于是变成了他们两人争夺我的局面。

我常在他们之间扮演和事佬的角色。

虽然家里有司机接送我上学,但若父亲临时要用车,司机就只能开着一般的轿车送我,加之我家离学校远,我经常迟到,加上我略显乡土的言行,所以我总是给人家一种贫穷的印象。

当时的谢瑧像个校园恶霸,总是对家境一般的同学施加欺凌,而我恰巧看不下去他这样的人,总是与他作对。

没想到这一对抗反而像是激发了他追求我的欲望。

他开始处处迎合我,每天烦扰我,说他喜欢我这种不自轻自见的穷人,要我嫁给他。

徐皎央也欣赏我的直率,天天在我耳边说要带我私奔。

后来徐皎央的父母带他出国治病,谢瑧对我展开了更无忌惮的追求,每天都打电话,我若不听他唱歌,他就一直骚扰我。

一开始我还很反感,但慢慢就习惯了,我们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,我记得他第一次去我家时,惊讶得说不出话来。

他说:“你家怎么比我家还大?”

我随意地挥了挥手,让阿姨给他换双拖鞋,然后用他的话回应他:“我就喜欢你这种不自轻自见的穷人。”

8

当我“暴发户”的身世被曝光后,网上便充斥着指责我高攀的言论。

我的室友苏令芎原本就嫉妒我,现在更是嘲讽起来:“原来你家是暴发户啊,还是养猪致富的,我还以为你家很穷呢,哈哈哈,对不起啊。”

她表面上是道歉,实际上是在嘲笑我,我懒得理她。

“话说你是怎么追到谢瑧的啊,砸钱吗?”旁边的人也跟着起哄:“多少钱才能包养这种类型的人呢,郑姐。”

“你别羡慕了,说不定她是把我们当提款机呢。”苏令芎又插话,“傻孩子,还逼着人家在五周年纪念日公开你,去看看微博上是怎么骂你的吧。”

我拍案而起,我早就说过我不是好欺负的,于是我讽刺道:“得不到就要毁掉吗?谢瑧不是你的偶像吗?你这样说他吃软饭,不知道他听到了会怎么想呢。再说,你得不到的偶像追求了我三年才追到。”

9

我的男友主动公开我们的恋情,结果被骂的却是我,这让我内心极度不平衡。我打电话给谢瑧:“你是不是有病,事业上升期你把我曝光了,是想让我去死吗?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他委屈巴巴地说:“我在你学校门口等你,宝贝。”

他竟敢在我学校门口现身,难道不怕狗仔队拍到吗?

我气呼呼地收拾东西准备去找他。而刚刚还嚣张跋扈的苏令芎和她的朋友们,听到是谢瑧来找我,都只能默默忍受。

谢瑧坐在一辆不起眼的车里,戴着墨镜,摇下了一点车窗,看到我走来,像小狗见了主人一样激动。

我刚上车,他就让司机离开。

“宝贝,你这几天不来找我,我都急死了,你干嘛生我的气啊?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。”他蹭我,我无情地推开他:“谢瑧,你能不能懂点事,你不怕事业上升期曝光恋情会影响你吗?”

他又蹭过来,这次用了点力气,让我无法躲开,他的头埋在我的颈脖处,声音低沉:“不当歌手我也能养你。”

他又补充说:“再说了,就算我破产了你也能养我。”

我无可奈何,他说的也对。

10

经过一晚的缠绵后,我早晨起床刷微博,才发现他的一条微博上了热门,热搜词条变成了“谢瑧 恋爱脑”“保护我方嫂子”等。

点开来看,昨晚在我睡着后,他发了一条微博:“请大家不要再说我女朋友的坏话了,如果她不理我,我写不出歌来,难过的不还是你们吗?而且,她很好,我看得见。”

我笑出声,轻轻掐了掐身边搂着我的谢瑧的脸,他皱了皱眉,然后又蹭了蹭我的手,继续睡。

评论区里的声音开始一边倒。

“我就说耀哥是真爱吧,不准骂嫂子了,听不到新歌我跟你们急!”

“没人懂吗!演唱会上白t黑帽的嫂子超帅!狗仔爆出的照片也很好看,到底是谁在说嫂子是乡巴佬啊,嫂子开门!我是我哥!”

“严重怀疑耀哥妻管严,表面上沉着稳重,实际上很有可能是个黏人精。”

不用想,这次公关肯定是成功的,大家接受了我这个“嫂子”。

不过,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床上这位。

我侧身,轻轻吻上他的唇,没想到这家伙早就醒了,他搂着我的后脑勺开始深入亲吻,吻得我几乎窒息。

“怎么样,你老公厉不厉害?”他放肆地笑了,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,就像一只等待表扬的忠犬。

我傲娇地说:“还行吧。”

“还行?只有还行?”他起身将我压在身下,“那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厉害。”

11

自从谢瑧向我求婚,他的生活节奏明显紧张起来。大三那年,我搬出了宿舍,与他同居。但他的日程表总是满满当当,他的行踪也变得难以捉摸,社交媒体上的定位经常变换。

我呢,只是偶尔在微博上发发牢骚,却意外收获了一大批粉丝,顺势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。不过,我并不推销商品,也不做直播,只是偶尔宣传一下我家的猪肉,发布一些日常生活的vlog。

我的形象偏重成熟气质,而谢瑧则显得较为温和,因此“郑洽宜御姐与谢瑧奶狗”的标签逐渐流行起来。有时候我错过了谢瑧的来电,他会在聊天框里用委屈的语气说:“姐姐不要小狗了吗?”

正当我以为生活会这样平淡地过下去时,一条网络帖子突然火了,标题是“顶级歌手的女友涉嫌校园欺凌”。

毫无疑问,这是有人在制造谣言。点开帖子,不出所料,是一段我和苏令芎的视频,配文是苏令芎的自述:“我苏令芎实名举报郑洽宜在校对我进行霸凌,她曾多次要求室友孤立我,用钱收买他人。”我笑出了声,没想到这么短的一段视频也有人会信。

我的评论区迅速被恶评淹没。

“早就听说,从乡下来的肯定有乡土味,现在看来果然没错。她还敢孤立白富美的室友,难道家里有几个钱就可以无法无天吗?”

“听说举报的那个小姐姐喜欢谢瑧,难道她故意勾引他?”

“谢瑧那么低调,肯定是郑洽宜用钱买通他的。看来谢瑧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。”

“楼上的,你骂人也别牵连我家谢瑧啊,他有什么错,怎么知道女朋友是这样的人?”

我忍不住笑了,关掉了手机。网络暴力终于来了,我反而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。不过,谢瑧确实更忙了,我们很少有机会互相发消息,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这件事。

在我看来似乎是天大的事,在谢瑧这样的顶级明星面前,恐怕不会引起太大的波澜。果然,我们的官宣热度很快就过去了,他的评论区里都是关于他的代言活动。他的微博也几乎被官方控制,没有提到我这件事。

我可不想因为他的工作而分心,我最讨厌因为个人事务打扰别人。互联网总是健忘的,我没有计划在网上回应。

最近我家猪肉的销量也受到了影响。我发现有人宣称从我家买的猪肉进行了测评,其实那只是个三无产品的包装上印了我家logo的盗版。

12

互联网能轻易地淹没一个无辜的人。我不想坐以待毙,于是戴上墨镜和帽子去了学校找苏令芎。

她似乎因为网络的关注而显得更加自得其排场。我回到宿舍等她,她的表情从最初的笑逐颜开变成了惊愕。

“你还有脸来。”我话还没说,她旁边的一个跟班就先声夺人,“校园霸凌者也敢回来丢人现眼。”

很快,因为她尖锐的声音,吸引了一群围观的学生。

有人认出了我,吃惊地叫了一声“嫂子”,被旁边的同学赶紧制止了。

我微微点头,把苏令芎拉进了宿舍,然后重重地关上门。

她瑟瑟发抖地看着我,挑衅地说:“你想干什么,之前做的事还不够吗?”

我一把抓住她的头发,把她拖进洗手间,凑近她的耳朵威胁道:“你知道,我家很有钱,父母很宠我。所以你猜,如果你出了什么事,他们会怎么做?”

苏令芎一听,直接瘫软在地。

我懂她这种欺软怕硬的性格。从小被宠坏的小公主最怕什么?当然是怕遇到我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硬茬。之前我懒得惹事,反倒让她以为我是可以随意摆布的软柿子。

我从小到大见的人比她还嚣张,我怎么会怕她的那些小心机?既然她指控我校园暴力,那我不真做点什么,岂不是委屈了自己?我把她的头按进洗手池,打开水龙头给她清醒一下。

她被吓得哭了出来,我严厉地让她住嘴。

“你哭得越大声,我越来劲。”

效果显著,她果然闭上了嘴,只有几声被水冲时发出的闷哼。

我跟谢瑧从小打到大,怎么会怕这种小女生的挑战?我只是担心这件事闹大了会影响我家的名声。

我警告苏令芎赶紧把这件事收场,她点头答应。但我忽视了她临走时那凶狠的目光。

13

苏令芎撤回了实名举报的帖子,又发了一条含糊其辞的微博:“对不起,洽宜。”

紧接着,就有人发布了几张模糊的我拽苏令芎头发的照片。照片上她楚楚可怜,即使我戴着口罩,也能一眼看出是谁。

我知道,时机到了,该让群众的愤怒达到顶点了。

不出所料,我的评论区彻底沦陷了。接下来就是等它继续发酵两天。我关掉手机屏幕,洗漱睡觉。

我有苏令芎在宿舍说的那些话和她煽动同学孤立我的证据。一旦这件事热度提高,我会让苏令芎陷入无法翻身的深渊。

人不犯我、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……

14

出乎意料,第二日醒来,困扰已烟消云散。

周遭萦绕着熟悉氛围。

我转身,谢瑧的面孔映入眼帘,他安静地沉睡,似乎我的苏醒触动了他,他轻启双眼,用那宛若小狗般纯真目光凝视我:“婉儿,我没能早点来,真的很抱歉。

他一副未曾合眼的模样,一定是整夜驱车来见我。

我未发一言,只是默默打量他,见他表情越来越难忍,终至嘴角下撇,我才绽露笑颜:“你当我是好欺负的吗?”

谢瑧立刻贴紧我,紧紧拥抱,我嗅到他身上沐浴露的香气,那一定是他为见我特意沐浴所致。他的嗓音如此动听,此时在我耳畔低语,郑重其事:“无论结果如何,都应当立刻告知我。虽然问题已解决,但你主动告诉我和我完成你交代的任务感觉完全不同。”

我微笑着推开他的脑袋,顺手抚弄他柔顺的头发,然后拿起手机浏览今日的新闻头条。

不出所料,情势完全逆转。

原来,谢瑧在我们通话时,已经录下苏令芎对我不时的嘲讽和室友的排挤。他将此音频上传网络,随之而来的是网友们态度的急剧转变,我惊讶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要录音作证据?”

他面色微红,将头埋入被中,骄傲地回答:“谁想录什么证据啊,你难道是会被欺负的人吗?只是你沉默寡言时,我把你的声音录下来,好在我思念你时反复播放。听的时候顺便注意了一下你的那个作怪室友罢了。”

然而,霸占头条的不止这一则,“谢瑧 退圈”也成热门话题。

我这才发现谢瑧发布证据后,还特意发了一条微博:“自此退圈,安心陪伴爱妻。”

我震惊地猛然坐起,生气地敲打他的头,质问他:“我看你是在作什么怪?”

谢瑧握住我的手,深情地在我指尖轻吻:“其实当初唱歌只是因为你喜欢,我才尝试。现在因为我的身份给你带来了困扰,我怕会吓跑你。如果我唱歌失去了你,那还有什么意义?”

原来他这些日子消失忙碌,是在处理退出娱乐圈的事。他当初要进圈,父母便强烈反对,如今他竟然能毅然决然为我放弃一切。最终发现这一切的起因,都是因为我……

我双臂交叉胸前,开玩笑道:“看来少爷是要回家继承家业了。”

15

苏令芎在学校成了众矢之的,她的跟班们为了不招惹是非,也离她而去。她过去播下的恶种,如今只剩她独自品尝其果。

而我和谢瑧隐于市,过上了真正的总裁式生活北京东泽达科技有限公司,当然,不仅是他是总裁,我也同样。



友情链接:

TOP